炎炎夏日忆“双抢”

  自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,桐乡地区农村种植结构由传统的“二熟制”逐渐向“三熟制”过渡,即从原来的一熟单季稻、一熟冬种作物改成一熟早稻、一熟晚稻、一熟冬种作物。这样一来,农村里就有了3个大忙季节,即每年5月的“夏收夏种”、七八月的“抢收抢种”和11月的“秋收冬种”。而我们习惯上又将七八月的“抢收抢种”称为“双抢”。

  “双抢”是指抢收早稻、抢种晚稻,一般从每年的7月下旬开始到8月上中旬结束。此时正值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,酷暑当头,农民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。生产队里的男男女女从早到晚忙碌在田头,割稻、脱粒、插秧,一轮接着一轮。

  一大清早,妇女们拿着割稻农具匆匆来到已经成熟、金灿灿的早稻田块上,弯下腰割稻,不到半个时辰,个个挥汗如雨,湿透衣衫。男人们则手拿铁耙把准备插秧的田块整平,田里面灌好薄皮水,并从秧田里挑来秧苗,均匀地丢放在田面上。

  中午时分,由于高温炙烤,田里的水都热得滚烫,泥鳅、黄鳝、蚯蚓甚至连田鸡都翻了身。而经过短暂休息的男男女女又要下田劳作了。男人们把脱粒机抬至上午妇女们割稻的田块进行脱粒,再将一担担重达200斤的稻谷挑至生产队的水泥晒场上进行翻晒。而妇女们下午的任务是插秧,只见她们弯着腰,倒退着一株一株地把秧苗插入田里。经过近20天的高温劳作,农民的双手常会出现糜烂,到了晚上,手指痛得连弯曲都很困难。而小腿上结起的一层“黄皮”洗都洗不掉,这层“黄皮”要个把月后才能自然蜕完。

  那时,各行各业支援农村“双抢”是政治任务,就连供销社旗下的下伸点也不例外。当时农村物资匮乏,买什么都得凭票供应,购物商店也非常少,除了集镇上的供销社商店外,几乎没有其它商店。农村里偏远一些的村(那时称“大队”)设有供销社的下伸店,亦称“两代(代购代销)点”,也算是方便群众。每个店里有两三名营业员,都是附近镇上的“街佬人”,平常供应油盐酱醋烟酒和其它日用品,同时也向老百姓收购一些鸡蛋、桑条皮等农副产品。

  “双抢”的来临,也使下伸点的营业员开始忙碌起来,留一人在店里营业,其他人要挑着货郎担下乡。当然他们挑的不是拷“斩白糖”的那种货郎担,而是一些日常用品和夏令食物。炎炎夏日,暑气逼人,只见下乡者头戴草帽,头颈里掼着毛巾,一根扁担挑着两只草蔀,一只草蔀装着日常用品,有毛巾、肥皂、牙膏、牙刷、缝衣针、顶针箍等,另一只草蔀装有香烟、糖果、咸肉、咸鱼之类,真可谓“麻雀虽小,五脏齐全”。他们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,来到生产队的田间地头,选择阴凉的地方把货郎担停在那里,正在田间劳作的男男女女会放下手头的农活,把货郎担围得水泄不通,各自挑选需要的物品,男人们有买香烟的,有买咸肉咸鱼的,女人们则买针线、毛巾、牙膏,即使不买东西也趁机在阴凉处休息一下。

  “双抢”里的货郎担为繁忙的人们节省了宝贵的时间,也成了当时农村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如今,随着农村全面实现机械化,种田有插秧机,割稻有收割机,再加上耕作制度的改革,农民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已成为历史,“双抢”也已不复存在。

  ○陆炳祥  供职于濮院镇人民政府,现为桐乡市作协会员。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